美国“棱镜门”风暴持续扩大中…斯诺登现在是全世界最有名的间谍、爆料者和通缉犯,也是人类历史上新版英雄偶像2.0,游离在叛国者和救世主中间,是恶魔与上帝的结合体,遗憾的是,他还没有找到政治避难所。


  


  自从斯诺登把美国政府监控世界的秘密曝露给英国《卫报》之后,他就走上了一条没有尽头的逃亡之路:香港国际机场内,斯诺登拉着一个黑色的行李箱,背着双肩包走路,普通地就像邻家同事出差回家,但当他入住酒店之后,就再也没有出门,输密码的时候必然会小心遮住键盘,连酒店房门的缝隙都用枕头填满,以防隔墙有耳。他像一只受惊的小白兔,小心翼翼地躲避着美国政府的通缉,他深知FBI发达的监控和追踪技术,需要强迫自己保持耐心和冷静,这一切的缘由仅仅是因为美国政府行为违背了他的政治价值观。


  事实上,棱镜门已然向全世界范围内迅速扩散,它早已超出了科技和政治的范围,几乎所有领域的专家,互联网大师、政治家、经济学家、心理学家、社会学家、历史学家都各处奇谋地解构“斯诺登”,现在,他身上的每一种味道都能成为全球热议的话题,有时候,出名就这么简单。


  斯诺登触动“监视”潜规则


  首先,斯诺登的爆料是一个政治行为,它散发出来的毒性让美国政府有点措手不及,头晕脑胀,但绝对不是致命的,事实上,正如俄罗斯总统普京而言,稍微有点水平的人都不会因“爆料内容”本身而感到意外,监控行为不但美国有,任何有技术能力的国家,都压抑不住“偷窥”其他国家的冲动,正如学校的女厕所上破了一个洞,我们都没能控制住冲动。


  据斯诺登爆料,棱镜的策划者是美国联邦调查局(FBI),最终由白宫拍板确认,小布什和奥巴马都是偷窥瘾君子,他们一致感觉“我是为了国家,我是高尚的”,所以,自2007年开始,监控行动从未停止,而且愈演愈烈。棱镜计划,最核心的目的是监听流入和流出美国的通信数据,而且把这些数据作为战略储备拷贝到服务器上,监听对象的电子邮件、视频、照片、文件传输、登陆下线活动数据等等,全部成为奥巴马政府的私人财产,他在2012年的每日简报会议中,总共1477次引用了来自棱镜计划的情报。诚然,棱镜计划肯定会帮助美国政府处理一些恐怖行动,但因数据采集能力过强,谁也无法保证监听者没有滥用职权,事实上,斯诺登爆料中特别提到大批美国平民的数据被一起采集,监听者甚至能具体到同事妻子的私密日记,简直无孔不入。


  其实,监控这件小事,大家都心照不宣,而且都无所不用其极的满足偷窥欲。斯诺登爆料的轰动性在于他是一个潜规则的破坏者,逼着美国和其他诸强站出来辟谣,而且要为一个上不得台面的事情进行敷衍式的谈判。棱镜门之后,许多专家建议与其偷偷摸摸开窥探,倒不如大家建立规则协定,给偷窥定一个度,而且详细列出了“可偷窥项目清单”。


  笔者认为,这种规则协定在某种程度上一定会失效,强者创造了这个世界,而且制定了这里的规则,道德、协定、甚至是法律,在强权和武力下只是一堆炮灰,美国是全球最发达国家,政治、科技、经济全面领先世界,谷歌实验室里可能还有20种偷窥眼镜,即便是拟定了“可偷窥清单”,谁有能保证监听者一不小心听到“官员情人叫春”时,会非常道德地把“耳机”摘掉呢?


  裸奔时代,互联网没有隐私


  除了奥巴马、FBI和白宫,棱镜门的魅力还在于斯诺登还把全球最风靡的9家互联网公司给坑大发了,包括微软、谷歌和苹果在内的互联网巨头们,似乎一夜之间就从“受人尊敬的公司”沦落成一群高科技恶棍,这也留给那些苦苦追赶的对手喘息之机,他们终于能找一堆写手来兴风作浪了,目测360集团将于2个月内推出“防偷窥“软件。


  斯诺登爆料的9家互联网巨头:微软、雅虎、谷歌、Facebook、贝宝聊天、YouTube、Skype、美国在线和苹果,几乎都是全球风靡的公司,他们联合起来的力量,比满清八国联军更残暴。地球人都知道,windows和Mac OS占有电脑操作系统99%的市场份额,事实上,有电脑的地方就一定有windows,而且任何国家的重要工作基本上都要依托于这个窗口;而Android和IOS系统则把持着新兴的移动互联网行业,91%的智能手机都装有这两个系统,还有,谷歌Gmail,微软Hotmail和雅虎邮箱里装满的电子邮件,监听者随时能通过截取后台数据而取走这些或重要或垃圾的邮件…


  此外,全球最大社交网站Facebook的核心商业哲学就是:大家都被偷窥了,那就谁也不要指责谁了,它的隐私条款里甚至明确规定:用户必须同意他们的数据“被转送和存储在美国”,直白而又赤裸裸。


  如前文所述,强者创造了世界,并制定了这里的规则,9家巨头代表着全球最先进的科技,表面上是在迎合着消费者的需求,实则利用技术引导消费者,进而控制消费者行为习惯,这种控制如细菌繁殖、蜘蛛结网、病毒扩张,悄无声息而又经年累月,即便最终被发现,也早已无力反抗,例如,笔者虽然知道有被窃听风险,也不得不给媳妇买了个iPhone4S,这或许就是强者的统治力。事实上,只要迷恋互联网,就不要吝啬隐私了,按照Facebook CEO马克-扎克伯格的说法就是:隐私作为一个道德概念将彻底死亡。


  偷窥有罪,谁来揭发?


  现在,斯诺登成为全球青年偶像2.0,他逼疯了美国政府,坑苦了9大巨头公司,更重要的是,他还给迷茫、麻木的青年人作出了表率。“我愿意牺牲所有的一起,我不能昧着良心,让美国振幅依靠着他们秘密建造的大型监视体系,去摧毁全世界人民的隐私、网络自由和基本权利” 斯诺登向全世界表达了其坚定的价值观。在中国,像这么有血性,有爱心的宣言已经绝种,甚至在杜撰的作文、梦话或者《新闻联播》里都不存在了。


  当斯诺登意识到美国政府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放弃棱镜计划时,决定放弃了自己舒适的生活,放弃了20万美元年薪、还未领证的女朋友和夏威夷可爱的家人,走上了一条寻找自己政治价值观的艰辛道路。


  美国影视剧中,主人公常常有一种对抗政府的胆识,《越狱》,《生死狙击》中都有普通公民战胜黑暗政府的桥段,而且还常常流露出“拯救世界”的英雄情节,对政治价值观的描述更是清晰可见:《尖峰时刻》中的一个出租车司机因对“美国伊拉克发动战争”而拒载警察。坦白讲,最初接触美国影视剧时,总感觉他们有一种变态式的自信,但随着阅历不断丰富,渐渐感觉到影视剧折射出的正是美国文化和社会的精神核心:自由、对世界充满责任心和爱、而且拥有明确的价值观。斯诺登的爆料属于极端行为,但他坚持自己价值观的意识却值得全世界青年学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