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实现交易支付的便捷、快速化,2012年3月阿里巴巴集团投入5亿元升级中国电商COD(货到付款)体系。该体系是通过引入整合刷卡与货单信息管理功能的支付宝POS终端设备,实现电商COD资金与物流信息的实时匹配。


  然而,如火如荼开展的POS终端业务在8月27日戛然而止。支付宝方面宣布:“停止所有线下POS业务,对原有合作商户会妥善处理,不会影响商户的正常业务。”


  分析人士认为,支付宝此举或与中国银联计划“收编”第三方支付企业有关。


  尽管,支付宝方面宣称支付宝COD业务不会在银联和银行传统的线下POS消费市场分一杯羹,支付宝物流POS支付业务只围绕电商展开。但对在线下POS领域处于“大佬”地位的银联来说,支付宝仍是新添的强劲对手。


  更令银联“恼火”的是,支付宝一直没有接入银联。其在去年启动的线下POS业务均是借用一家东部银行的收单机构号来操作。如今,这家把收单通道“借给”支付宝开展线下POS业务的银行,收到了银联的巨额罚单。


  银联一家独大或面临威胁


  在今年的全国两会上,有一份名为《关于推动银行卡清算市场对内开放》的提案,剑指中国银联垄断,建议将银行卡清算市场对国内民资开放,或可增建“民联”。


  “银联独家垄断国内银行卡清算市场的现状需要改变,不能以国家利益、规范统一等理由阻碍市场化改革。”“应先行允许支付清算经验丰富、技术实力强的支付行业领先者进入市场。”全国政协委员、农工党中央常委陈建国表示。


  业内人士认为,国家不断创新金融服务,银联作为国内唯一银行卡品牌、发卡组织的局面或将改变,不排除未来出现“通联卡”“支付宝卡”的可能性。


  与此同时,国外银行卡组织也在觊觎中国这块巨大的清算支付市场蛋糕。两年前,由美国控制的三大信用卡公司——VISA、运通和万事达向美国贸易官员投诉,指责中国保护信用卡支付体系,允许银联处理大多数中国消费者的信用卡和借记卡交易,将美国公司排除在外。最终以中国有义务开放相关市场结案,可见留给银联的时间已不多。


  分析人士指出,“内忧外患”之下,银联此次借维护“品牌”之名,“插足”非金融支付机构是源自对自身传统线下POS机业务的担忧。“在中国银联的营业收入结构中,境内POS交易转接收入占比达60%多,而未来3—5年网上支付金额将超过线下支付,这对银联来讲无疑是对其业务的蚕食。”


  支付产业蛋糕或将重新分割


  从业务运转的层面看,这些第三方支付主导的线下POS交易主要通过接入银联网络完成,按照业内“721”的规则,发卡行70%,收单机构20%,银联10%,与发卡行、银联分利。但在互联网支付的线上交易层面,第三方支付采取的方式是与发卡行直联完成交易,不会通过银联网络,银联亦无从获得10%的利润。


  来自银联的数据显示,截至目前250余家获牌的第三方支付企业中,已有60家左右接入银联网络。


  多位市场人士表示,对于第三方支付机构来说,纳入银联网络意味着近年来飞速发展的支付产业蛋糕要重新分割。现在网络支付费率是在商户、银行、消费者和第三方支付机构形成的动态竞争中达成的,是市场化的结果。如果纳入银联网络,将会增加自身经营成本。


  事实上,作为清算支付市场的三大主体,银联、银行、第三方支付还在博弈当中。


  不可否认,银联在中国清算支付市场处于绝对优势地位。“如果第三方支付纳入银联网络,银联作为卡组织无疑有责任维护市场的健康运行,其中既包括风险的应对,也包括利益的合理分配。”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副院长赵锡军说。


  易宝支付CEO唐彬表示,即使这一议案得以通过,银联作为一个企业,其提出的也是商业性契约,而不同于法规命令。在市场中能否执行仍存在博弈,要看商业银行和商户等是否接受。


  中央财经大学中国银行业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说,支付产业的发展需要竞争,但也不能无序,应该有一定的行业标准。随着更多市场参与者的增加,未来市场格局必然改变,将形成各方既合作又竞争的局面,市场也会形成更加良性的环境。